风响小说
繁体版

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十招之约

    “龙尘,我带上凤钗漂亮么?”夏幽洛戴着凤钗,微微晃着脑袋,看着龙尘一脸期待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戴不戴,都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龙尘笑道,夏幽洛确实很漂亮,虽然无法跟梦琪、唐婉儿相比,但是绝对算是倾国倾城的人物了,尤其她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,更加显得美艳动人。

    “嘻嘻,你越来越会说话了。”夏幽洛一脸兴奋地笑道,难得夸了龙尘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拐弯骂我,以前不会说话么?”龙尘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嘻嘻,不知道为什么,还是跟你在一起,最开心。”夏幽洛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,难道刚才你不开心么?”龙尘问道。

    夏幽洛俏脸一下又红了,看着前方韩文君的背影,轻声道:“我以前很喜欢他的,甚至连做梦都想着他,刚才看到他,我好开心。

    送我礼物,我更是兴奋得要死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有一种莫名的压抑,心中更有些不安,我有些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害怕什么?”龙尘不禁有些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说不清楚,跟他在一起,虽然很开心很兴奋,但是却有一种不安。

    跟你在一起呢,虽然不开心,不兴奋,但是却有一种很安全,很温馨的感觉。”夏幽洛看着龙尘笑道。

    龙尘怒道:“我哩个去,你会不会说话,跟我在一起,不开心不兴奋,那你缠着我干什么?

    另外还有,我生气了,不和你好了,把我送你的美酒,都给我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夏幽洛看着龙尘佯怒的神情,不禁一阵轻笑,今天见到了日思夜想的韩文君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当见到韩文君本人的时候,却有了一种异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夏幽洛一直非常爱慕韩文君,甚至闺房之上,都贴满了她的画像,就像龙尘说的那样,沉迷于大韩古国那些爱情故事中,总是渴望有一个温柔的贴心的男人,关心她爱护她。

    即使夏幽洛贵为大夏公主,可是在皇宫内,情感淡薄,父皇母后,都忙于政事。

    几位兄弟姐妹,要么在拼命修行,要么在拼命学习治国之技,只有夏云冲疼她,经常抽时间陪她玩。

    但是哥哥的疼爱,对于这种怀春少女来说是不够的,当第一次见到高大英俊,又温情暖心的韩文君之后,便一下子情根深种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后来更是沉迷于那些流传在大韩古国内的各种爱情故事,对于那种一波八折,轰轰烈烈的爱情更加的向往。

    可是龙尘到来后,不知不觉间改变了她的观念,因为龙尘霸道无双,一点都不宠着她,说骂就骂,数次把她气得哇哇哭。

    但是龙尘有时候,又对她特别好,那么珍贵的酒,都愿意分她一半,让她分外感动。

    而且龙尘这个人就像是一口幽井,外边不起眼,可是谁也不知道它有多深,敢去酒神宫忽悠人,骗酒喝,更是胆大包天。

    越跟龙尘接触,就越看不懂龙尘,龙尘就像是一个谜团,吸引人想去解开他。

    龙尘时而霸气、时而随和、时而小肚鸡肠、时而慷慨无双,一句话能逗你笑,又一句话能让你哭。

    本来夏幽洛还没有意识到什么,但是今天见到了韩文君,不知不觉间,夏幽洛做了一个比较,龙尘身上,那危险而又神秘的感觉,反而更加吸引人,感觉韩文君的魅力都减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而且跟龙尘在一起,有一种分外踏实的感觉,好像任何事情,都难不倒龙尘一般。

    如今龙尘伸出大手,板着脸像小孩子发脾气,要回自己当初送出去的玩具一般,更是让夏幽洛觉得好笑不已。

    “想得美,到我手里的东西,就是我的了,你最好想都不要想。”夏幽洛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众人已经进入了皇城内门,前方红地毯直通一处大殿。

    那是大夏国的迎宾殿,迎宾大殿极为广阔,进入迎宾殿之后,又是一番各种礼节流程,然后才分宾主落座。

    不过不同于普通家宴,这里的桌都是席地长桌,供两个人一席。

    龙尘不是皇子,没有资格坐上边,就找了一个稍微靠边一点的桌子坐下。

    龙尘刚刚坐下,身边香风袭来,夏幽洛竟然也过来了,龙尘低声道:

    “丫头,你今天是不是还没醒酒啊,那边才是你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龙尘指着前面那些主位,宴席设为两排,一排为主席,一排为客席,主席是主人的席位,前排是大夏众皇子公主的位置,龙尘处于末席,夏幽洛过来,与身份不符。

    “你才没醒酒呢,坐在前面太拘束啦,光轮番敬酒、祝词、行礼、还礼就能累死人,人家才不要呢,你让开点,你多大屁股?想一个人占整个席位啊?”夏幽洛往龙尘身边一坐,将龙尘往边上挤了挤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,不怕被你父皇骂吗?”龙尘往边上让了一下,不禁道。

    “骂什么,他都不会过来的,我们这种级别的宴会,他是不会出面的。”夏幽洛道。

    此时众人都分别落座,见夏幽洛主动跟龙尘一席,夏云冲和夏云峰对视了一眼,两人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但是韩文君就有些不自在了,夏幽洛坐在哪里,他都能接受,唯独不能接受跟龙尘一席,而且还在跟龙尘低声窃窃私语,状态十分暧昧可疑。

    但是韩文君又不能表现出来异样,他与李万姬一席位,同时举杯道:

    “第一杯酒,祝大夏国泰民安,皇帝陛下身体康健,大夏大韩两国友谊长存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他终日操劳,日理万机,实在无法抽空来见诸位,还请见谅,来,我代表父皇,敬阁下一杯。”夏云峰举杯笑道。

    不过他说完话后,就觉得气氛不对了,因为李万姬脸色变了,她现在终于明白,为什么当初,龙尘说过那句话后,众人的面色如此古怪了。

    “龙尘,我要向你发起挑战,你要是个男人,就站出来应战。”李万姬眼睛死死地盯着龙尘,一副恨不得要活活咬死龙尘的模样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夏云冲和夏云峰等一众皇子和公主们,都有些发懵,他们并不知道,之前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文君兄,这是……”夏云峰身为主人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龙尘和我这位朋友发生了点不愉快,那个她的名字就叫李万姬……。”韩文君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只好说得模糊一点。

    当听到李万姬名字的时候,夏云峰和夏云冲一脸恍然,其他人也都满脸的怪异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个,是在下不好,不知李万姬小姐芳名,实在抱歉。”夏云峰倒是十分大度,坦然承认错误。

    可是实际上,他心里也是一阵无语,这名字起的,是故意来我大夏找骂么?

    “太子大人,这件事跟您没关系,而是龙尘一路欺人太甚。

    刚好,宴前比武,素来有这个传统,不如就让龙尘与李万姬切磋一下好了。”韩文君赶忙道。

    宴前比武,实际上是一种友好切磋,观赏性比较强,四大古国,以前确实有这种助兴节目。

    但是最近一些年来,这种宴前比武,已经逐渐被淘汰了,反而以其他节目代替了。

    而且,这宴前比武,可了不得了,那李万姬乃是一位八品天行者,而龙尘战力也极为狂暴,一旦打起来,恐怕就不是切磋那么简单了,尤其现在李万姬那副要吃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太合适吧,伤了和气就不好了。”夏云峰微微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只不过是助兴节目而已,之前双方心中都有郁气,不如邀斗一场,十招为限,不论输赢,点到即止。”韩文君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太合适,实际上龙尘乃是我大夏客人,我无权决定。”夏云峰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龙尘,你要是个男人,就站出来,跟我战一场,不要做那缩头乌龟。”李万姬站起身来,指着龙尘道。

    “这人太过分了吧,怎么可以用手指着人呢,龙尘,去收拾她。”

    这回就连夏幽洛都看不下去了,虽然她刁蛮任性,但是她知道,绝对不可以指着别人说话的,那是一种侮辱,她都鼓励龙尘出手了。

    此时所有人都看向龙尘,龙尘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,看着李万姬道:

    “你这又是何苦呢?我至始至终,对你并没有说出什么过分的话吧。

    你这样苦苦相逼,把我逼到不得出战,你这样故意激怒我,对你并没有任何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哼,废话不要多说,你这个人,很让我讨厌,我今天就好好教训教训你。”李万姬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看别人讨厌就要教训,难道你自己很讨人喜欢么?既然你要战,我陪你就是,不过丢脸的时候,不要哭哦。”龙尘缓缓站起身形,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哭的人,会是你。”李万姬见龙尘迎战,嘴角浮现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“不要想着杀他,让他丢脸就行,这里不能杀人。”韩文君对李万姬传音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,我不会杀他的,我只需要斩下他一条手臂就好。”李万姬回应道,眼神深处浮现一抹狠戾。

    “既然两位都同意,那就开始吧,不要伤了和气。”夏云峰道。

    说完大殿内两道光束浮现,将两人笼罩,两人再出现的时候,已经到了一处古老的擂台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