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响小说
繁体版

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龙叔叔

    “龙尘,你昨天说的都是真的么?”夏幽洛看着龙尘,俏脸上闪过一丝兴奋,她指的是,仰慕她的人,排队排到了大韩古国的事。

    “那个可能是真的吧,我在来帝都的路上,听两个瞎子,拿着一个地图,对两个聋子比比划划地说着,我听到了这些。”龙尘无奈的道。

    看着夏幽洛一脸悠然神往的模样,龙尘心中叫苦,怕她缠着龙尘讲排队的事情,心不在焉的道。

    此时龙尘和夏幽洛走在路上,后面有大批的护卫跟着,一路上不少少年,对夏幽洛投以惊艳的目光,爱慕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夏幽洛是大夏的国民女神,无数少年少女崇拜的人物,只不过大夏国的少年们,对于情感的表达都十分含蓄,只敢远远地看着,却不敢上前行礼问候。

    龙尘则一副吊儿郎当模样的走着,根本没有任何皇室风范,就像是一个无拘无束的浪子,东瞅瞅西看看,瞻仰历史遗迹。

    有时候被夏幽洛问得紧了,故意惊叹于某个建筑的宏伟,然后跟侍卫们讨教建筑的来历,这样就可以岔开话题了。

    可是夏幽洛就像是一个孩子一般,龙尘如此明显的避讳,她依旧感觉不到,见龙尘三番五次的岔开话题,不禁恼怒:

    “龙尘,我问你这么多话,你一个都没回答,你这个人,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去,咱们俩到底谁没礼貌?龙尘无语了,我明明不想回答,你却非要问,讲不讲理啊?

    夏云冲让夏幽洛带着龙尘前往酒神宫,结果刚刚出门,夏幽洛就一路问东问西,净是打听一些大韩古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公主大人,您饶了我吧,我真的不了解大韩古国,您让我怎么回答?”龙尘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骗人,你都击杀过大韩古国的八小王子之一韩真羽,与大韩古国结仇,你来到大夏,不就是为了避难么?”夏幽洛怒道。

    龙尘忽然脸色一沉,冷冷地看着夏幽洛道:“尊敬的公主殿下,有几件事,我要跟你说清楚,第一,我对大韩古国的事情,确实不清楚,我不想谈及。

    第二,我来大夏是有事,而不是来避难,我龙尘一生征战,从东荒杀到中州,一路上都是踏着敌人的尸骨前行,从未求过任何人庇佑,过去不会,现在不会,将来也不会。

    第三,跟我说话,请注意你的言辞,虽然你贵为公主,但是不要认为自己长得漂亮,身份尊崇,别人都需要让着你。

    第四,不要那么骄傲,你的骄傲是没有实力支撑的,如果没有大夏国的培养,就算你天赋够好,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。

    你现在的一切,都是你的父皇,你的母后,你的兄长,你的大夏子民赋予给你的。

    告诉我,你身上哪一样东西,是你凭自己的本事赚的?你的骄傲和自信,到底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龙尘一路忍让,因为受到了夏云冲的托付,对于夏幽洛的一些无礼之言,龙尘时刻忍耐。

    一边忍耐一边告诫自己,她不过是一个孩子,不要跟她一般见识,可是这丫头说话,根本就不经脑子,根本不理会别人的感受,龙尘终于爆发了。

    这番话,说得十分不客气,夏幽洛脸色一变,不禁大怒:“你这是挑衅我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,别说那种无聊的话语了,我年轻的时候就不玩了,跟我说过这两个字的人,坟头上杂草都长老高了。

    虽然你修为强大,战力无边,我承认我可能及不上你,但是如果真的生死搏杀,死的人,一定是你。”龙尘停下脚步,冷冷的看着夏幽洛,眸子中透出强大的自信。

    龙尘并没有吓唬夏幽洛,实际上夏幽洛能够顶住血杀殿院主级强者的攻击,是因为血杀殿的人,并不擅长正面激战,他们精通的是刺杀和逃跑。

    是因为龙尘的存在,让那血杀殿强者,放弃了逃走,无法放弃将龙尘击杀这个诱惑。

    但是后来因为燃烧的元神太多,神智已经开始不清,竟然跟夏幽洛纠缠起来,忘记了龙尘这个正主。

    夏幽洛的攻击与攻击之间,有着明显的凿痕,他也就能欺负欺负神志不清的那位血杀殿院主级强者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院主级强者出手,夏幽洛有着被一击秒杀的危险,可以说,这次夏幽洛激战院主级强者,是捡了个大便宜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夏幽洛大怒,玉手已经按着剑柄,气势开始凝聚。

    那些跟在后面的侍卫们大骇,这是什么情况,怎么一言不合就要动手吗?

    这些侍卫,都是隶属于夏云冲的人,夏幽洛是夏云冲的妹妹,而龙尘是夏云冲的贵客,这两个人要是打起来,他们都不知道帮谁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的对手,如果是生死之战,我三招之内,必取你之命,如果做不到,我龙尘立刻自戕于大夏城前。”龙尘负手而立,眼睛紧紧盯着夏幽洛,声音冰冷而又无情。

    之前还笑嘻嘻的,一副邻家哥哥模样的龙尘,瞬间变脸成无情死神,夏幽洛被龙尘的眼睛盯着,心中无比恐惧,因为在龙尘的眼神深处,夏幽洛仿佛看到了无尽的尸山血海。

    那是龙尘一直掩藏在心底的杀意,更是他这些年无数次征战,积累的杀气,龙尘此时并没有掩饰,就那么让夏幽洛看到龙尘的心底。

    夏幽洛在皇宫中成长,大多数时间都在修炼,虽然战力强大,但是经历却少的可怜,哪里能够与龙尘这种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强者相比。

    夏幽洛脸色苍白,娇躯微微有些颤抖,忽然小嘴一扁,龙尘冷冷地道:“收起你对付你哥哥的那一套,我说过,并不是所有人都要宠着你,让着你,起码我不会,我要去酒神宫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龙尘说完,转身缓缓向前走去,夏幽洛呆了半天,哭又不敢哭,竟然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忽然一咬牙,一抹眼角的眼泪,竟然向着龙尘追去。

    “你跟来干什么?”龙尘一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谁跟着你了,这是我大夏城,我是大夏公主,这里是我家,我在自己家里走,也要归你管么?”夏幽洛冷哼道。

    实际上夏幽洛,刚才被龙尘给吓到了,觉得就这么离开,或者回去告状,会很没面子,又显得她胆小懦弱,此时为了显示自己的勇敢,故意跟着龙尘。

    龙尘看了夏幽洛一眼,见夏幽洛也狠狠地瞪着他,龙尘没有吭声,继续向前走,夏幽洛则跟着他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这时那些侍卫,不禁松了一口气,没打起来就好,赶紧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就在龙尘等人过去,路边一座茶楼上,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中年男子,目送着龙尘和夏幽洛的背影消失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,剑眉朗目,鼻正口方,脸上带着刀削一般的弧度,极具威严。

    “这个龙尘,刚猛霸道,无畏无惧,是个人物。”那中年男子,点点头道,眼神深处带着一丝赞赏。

    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大夏古国当今皇帝,也是夏幽洛和夏云冲的父亲,整个大夏古国权势最大的人。

    在他对面,是一位白发老者,双目紧闭,一脸淡然,这个是夏云冲的师父。

    “可看出此人不同?”白发老者道。

    “与天道不符,与万法相冲,刚才展现杀气的时候,可以看出,他这一路走来,荆棘满布,坎坷无尽。

    目光杀伐果断,灵魂波动却显现此人重情重义,这绝对不是夺天者该有的表现,天机阁这是指鹿为马,颠倒是非。”那中年男子道。

    “冲儿昨夜与之畅谈,两人推心置腹,冲儿将幽洛托付给龙尘,希望龙尘能救她一命。”白发老者道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看着长街,眼神深处浮现一抹安然神伤之色:“命数早已经注定,幽洛命中劫星出现,必然会叛我大夏,如果不斩杀,大夏将乱。”

    “实际上,大势不可逆,天命不可违,修行者当顺应天道,这是修行之经义。

    可是天地万法,奥妙无方,即使顺应天道,有时候也未必会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种人例外,凡是与之沾染因果,命数将会发生变化,只不过……福祸难料。”白发老者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中年男子不禁动容。

    “天机不容泄,心知即可,身为大夏掌权者,你更应该知道怎么做。”白发老者意味深长的道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沉吟了许久,点点头道: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龙尘,我十八岁了,你多大了?”

    龙尘一路前行,也不吭声,夏幽洛仿佛忘记了之前的不快,主动向龙尘开口。

    “二十二了。”龙尘随口答道。

    “啊?那你已经很老了啊。”夏幽洛一脸惊讶的道。

    龙尘差点一个趔趄,纠正道:“是成熟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你比我大这么多,我以后叫你龙叔叔好不好?”夏幽洛嘻嘻一笑道。

    龙尘一下子明白了,这丫头刚才吃了亏,这是要来找场子了。

    “你哥都二十七了,你岂不是要叫大爷了?”龙尘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能这么算,我们是亲兄妹,不按年龄算的,龙叔叔,你看起来好年轻啊。”夏幽洛直接开口叫上了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,下次我见到你父皇,直接喊大哥。”龙尘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,还会怕你叫叔叔?

    “咦,到了!”

    龙尘忽然看到了前方一座高大古朴的建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