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响小说
繁体版

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有招想去,没招死去!

    被血杀殿偷袭后,龙尘越来越小心了,虽然龙尘自己不惧血杀殿的刺杀,但是龙尘怕他们转移目标。

    这群见不得人的家伙,什么事都干得出来,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杀戮之神的信徒,修行杀戮之道,精研刺杀之术。

    可是精研刺杀之术,还在武器上下毒,那特么就恶心了,盗亦有道,你一个神留下的传承,无所不用其极,这特么还是道?

    龙尘最讨厌的就是这种,口口声声说自己有信仰,但是做事却没有任何底线的家伙。

    尤其那次,在青州墨家的时候,龙尘在长街之上被血杀殿的杀手刺杀,最后竟然卑鄙地利用一个只有三四岁的小女孩,来刺杀龙尘。

    一个毒钉深深地刺入了龙尘心脏的同时,龙尘也将这次对血杀殿的反感与厌恶,深深地埋入了龙尘的心中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,让龙尘想起了他的妹妹,最终龙尘没有杀那个小孩,而是放了她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龙尘对于血杀殿更是深恶痛绝,来多少杀多少,跟血杀殿根本什么都不用讲,主要是讲什么都没用,两边的仇怨,随着龙尘杀戮血杀殿的人越来越多,已经无可化解了,而且龙尘也从未想过去化解。

    这是一群没有节操的杀手,说白了一群烂杀手,这样的杀手无所不用其极,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所以龙尘这些天一直都小心戒备,九星霸体诀一直运转,血杀殿的杀手可以瞒过梦琪的灵魂之力,但是瞒不过龙尘的灵觉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上一次龙尘把对方打怕了,还是对方也在暗中蓄势,反正这些天一直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而镇天法宗那边也没有半点消息,高显扬、胡归山等人也一直消失不见,日子平静地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一个月很快过去了,让龙尘欣慰的是,龙血军团的势力每一天都在急速提升,但是让龙尘又有些无奈的是,灵石有些不够用了。

    因为五品天行者和六品天行者增多,他们晋升消耗的元灵石,是原来的数倍,这让原本就不太充裕的元灵石,开始有些捉襟见肘了。

    但是龙血军团战士们的修为,都达到了铸台境六重天,有一半都达到了七重天,这速度已经十分吓人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玄天道宗弟子,现在修为基本都在铸台三重天,四重天只是少数,五重天的只有花诗语、汪真、赵紫研这种级别的天骄,才有资格达到。

    可以说,龙尘这十亿元灵石,硬生生地打造出了一支恐怖的军团,杀伤力骇人。

    另外一方面,花诗语觉醒六品天行者,整个人更加的恐怖了,而且剥离了那诡异的诅咒之后,整个人变得容光焕发,花诗语告诉龙尘,她甚至感应到,有可能觉醒七品天行者。

    这把众人都吓了一跳,不过龙尘略微沉吟了一下,忽然明白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那个天机阁的老鬼,之所以在花诗语身上下诅咒,或许并不光是为了她家的祖传宝物,也有可能跟当初的楚瑶一样。

    在花诗语身上,吸取某种力量,那个诅咒就像封印一样,封住了花诗语的成长,如今一旦破封,一飞冲天,不可阻挡。

    龙尘当时还开玩笑说,以后恐怕要抱花诗语大腿了,不过说完,龙尘就感觉梦琪和唐婉儿的目光有些怪异了,而花诗语也是不争气,竟然脸红了,赵紫研也看着龙尘,一脸的古怪之色,龙尘当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不过是一句玩笑话而已,竟然误会越来越深了。

    花诗语飞速成长,让人惊叹,但是有一个人,丝毫不比花诗语差,那就是汪真。

    或许其他人不知道,但是龙尘可是亲眼看过汪真的虫子大军,汪真对龙尘也是没有任何隐瞒,直接告诉他,攻击型虫子,就有三千了,防御型的虫子,有五千,全部都是九阶。

    而且新的虫子,每天都在成长,如今的汪真神采飞扬,再也不是当初一筹莫展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八千头九阶魔兽级虫子,龙尘自己想想都一阵头皮发麻,汪真这回可是要崛起了。

    这一天,龙尘正在想着以后怎么赚钱呢,忽然外面传来一阵争吵声,然后就开始了轰鸣爆响,竟然有人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龙尘出来一看,不禁一愣,竟然是消失了近两个月的高显扬回来了。

    此时高显扬不知道怎么个情况,竟然跟谷阳在远处的空中激战,旁边龙血军团的战士们,正在给谷阳叫好助威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龙尘问宋明远。

    宋明远道:“这个高显扬就是个白痴,回来之后,就说兽潮要爆发了,要跟老大你,谈谈怎么布置城防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这里有他什么事?如今城防我和李奇都布置好了,他想来摘桃子,怎么能让他如愿?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,宋明远和李奇两人按照龙尘吩咐,没日没夜的运转土之力,加持了一道高万丈,长达一千多万里的防御墙壁,两人都累成了狗,就差没吐舌头了。

    将八百万里的城防线,铸就成了喇叭形状,等到兽潮爆发,这片区域的妖兽,会顺着喇叭进入玄天城范围,防守区域变小,守护起来就简单得多了。

    之前两个月,人影不见,如今高显扬跑回来商量怎么防御,这纯粹就是等着兽潮结束后,要分功绩领赏赐的,想分走一半功劳,这也太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谷阳也是暴脾气,不惯他毛病,直接告诉高显扬,这场防御战,有你是五八,没你是四十,该哪儿凉快,就继续哪里凉快去吧。

    然后高显扬就指着谷阳鼻子骂你是什么东西,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龙尘传染了,结果谷阳上去就是一个大耳光,然后两个人就携手飞上天,与太阳肩并肩了。

    胡归山、范松等一众追随高显扬的弟子们,无不心中震骇,谷阳跟他们是一届的,同时踏入玄天道宗,可算如今跟上一代绝顶天骄高显扬战成了平手,他们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,谷阳什么时候竟然成为六品天行者了?刚入别院的时候,他不过是四品天行者啊?

    难道真的如传说中的,玄主大人在研究秘密配方,可以让人快速提升天行者的品阶?

    当初龙血军团弟子,同时进阶四品天行者,轰动了整个玄天道宗,当时玄主大人将事情揽到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但是玄主大人说得极为含糊,别人又不敢问,结果出现了无数猜测,其中一种就是选主大人研究出了一个独门秘方,可以让天行者极速提升品阶,但是这种情况有没有后遗症,还有待观察,所以还没有大面积推广。

    如今见谷阳竟然都成长到了六品天行者,高显扬那边的弟子,无不心中震骇,又充满了妒忌,觉得玄主大人偏心了,就算做试验品,他们也愿意啊,可是根本没有给他们机会。

    这一场大战,足足激战了一个时辰,依旧没有分出胜负,高显扬胜在修为高,谷阳胜在力量强。

    高显扬在使出全力之后,依旧无法战胜谷阳,终于脸色阴沉地收手了。

    见高显阳收手,龙血战士们爆发出一阵欢呼声,不光龙血战士,只要是龙尘阵营的弟子,无不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龙血军团的战士,每一个都是真正的好汉,深受其他弟子敬畏与崇拜,尤其大家都是并肩作战的兄弟,见谷阳可以跟高显阳战成平手,无不感觉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“龙尘,你什么意思?这就是你对待同门的手段?你别忘了,防御兽潮,我们两个各带一队,而不是你一个人做土皇帝。”高显阳脸色铁青,今天太丢面子了,把矛头指向了龙尘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们是各带一队,我们来到这里后,你开始就带你的队伍离开了,一直未出现。

    而我来到这里后,我接手了这座城,我现在是城主,我要守护这座城。

    你带你的队,我守我的城,我们各不相干,以前我们合作的不是挺好么,大家井水不犯河水。

    所以免得制造矛盾,你还是跟当初一样,继续带你的队,而我继续守我的城。”龙尘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强词夺理,如今海面一片平静,妖兽再也不肯露出海面,说明兽潮就要爆发了,我还怎么带队?”高显扬怒道。

    “这跟我有毛关系?当初你牛逼哄哄地带着人,把唯一一艘可以飞行的飞舟带走,你可曾想过我们?

    现在我们一切都搞定了,你们回来跟我讲这些,你要脸不要脸?

    我这个人脾气不太好,最好不要惹我,你们能留就留,不留就滚蛋,至于怎么在这场兽潮中体现自己的价值,念在大家同门一场,送你八个字吧!”龙尘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八个字?”

    “有招想去,没招死去!”龙尘说完,大手一挥,看都不看高显阳一眼,返回了自己的城主府。

    龙血战士和其他弟子也一哄而散,只留下高显扬等一群人,傻愣愣地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很显然,龙尘这里不欢迎他们,因为高显扬之前做的太过分了,得罪了所有人,如今没人愿意跟他们并肩作战,你们不是牛逼么,你们继续牛逼去吧。

    “我们做得确实有些过了,要不,我们去跟龙尘道个歉,以龙尘光明磊落的性格……”范松终于忍不住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高显扬一巴掌把范松拍飞,拍得范松大口咳血,高显扬怒吼道:“他龙尘是什么东西,凭什么让我道歉?”

    看着龙尘离去的背影,高显扬一脸的怨毒之色,看得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而范松在众人的搀扶下站起,双目之中也带着阵阵怒火,但是最终没敢说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