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响小说
繁体版

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玄主大人

    来人正是李长风,他一出现,阙辛炎体内那股奇异的能量一下子被掩盖了,消失得无影无踪,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逃不过龙尘敏锐的灵觉,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,但是龙尘知道,阙辛炎隐藏了实力。

    实际上不管是阙辛炎,还是花诗语等人,他们都掩饰了自己的真正实力,他们表现出来的力量,不过是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强者,不到万不得已,谁也不愿意暴露自己的底牌,因为底牌一旦暴露,就不叫底牌了,会让自己置于危险之中。

    所以之前看上去拼得异常激烈,但是龙尘相信,他们相互顾忌,都有所保留。

    “李长老,龙尘他……”阙辛炎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一切我们都看在眼里,谁是谁非,我们心里有数,回归各自势力,马上进行迎新大典了,不要闹事”李长风警告道。

    见李长风根本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,阙辛炎双目之中浮现一抹怒意,但是他不敢表现出来,收回自己的火焰巨兽,返回了自己的队伍。

    龙尘也收回了火龙,返回龙血军团,郭然等人刚要说话,龙尘摇摇头,现在不是攀谈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保持队伍完整,队形整齐,不得喧哗”

    李长风说完,忽然眼前的景物一变,众人出现在一座高塔之前。

    高塔宏伟盛大,占地达数百里,塔尖没入云霄之中,不知道究竟有多高。

    这就是玄天道宗的标志性建筑——玄天塔,据说从建立玄天道宗的第一天开始,它就存在了,古朴而神圣,让人心生敬畏。

    如今玄天塔前,却挤满了人,龙尘等人到来后,惊讶的发现,许多穿着玄天道宗服饰的弟子,让龙尘等人惊骇的是,这些人竟然有数百万之众。

    而且看那些人的面孔,竟然都十分年轻,正好奇地盯着他们,显然他们也是新人。

    实际上龙尘等人不知道的是,这些弟子,也是玄天道宗这一届收的弟子。

    跟他们不同的是,这里有很多弟子,并非战斗型弟子,报考的项目不同,他们有自己不同的考核项目。

    除了数百万弟子外,玄天塔前方,数千长老,都神情肃穆地站在那里,不苟言笑。

    这数千长老,都是王级强者,而且都是各大部门的精英长老,还有很多长老,连参加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就是玄天道宗可怕的底蕴,在数千长老身后,有一座高台,高台之上,有着三十六把椅子。

    每一把椅子上,分别坐着一位身穿金色长袍的老者,那是院主级强者的位置,只有他们才有资格坐下。

    而在三十六位院主级强者后面,还有着一把更大的椅子,无人落座。

    在数百万弟子,上千王级强者和三十六位院主级强者的注视下,即使是龙尘,都感觉到有一些紧张,而其他人更是感觉呼吸都困难了。

    这阵容实在太骇人了,他们做梦也想不到,会有如此多的强者,聚集在一起,这阵容太震撼了。

    “咕噜”

    暗暗吞口水的声音不绝,偌大的玄天塔前,竟然落针可闻,有些弟子甚至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。

    “嗡”

    忽然虚空颤动,一道光束落下,只见一个人影从天而降,缓缓落在中间的那把椅子上。

    一开始出现的时候,那个人全身半透明,仿佛一道影子,而当他坐落在椅子上的时候,整个人才凝实起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中年男子,头戴紫金冠,身穿青色长袍,腰间悬玉带,气度雍容华贵,却又让人感到和蔼可亲。

    最让龙尘震骇的是,他身上竟然有着淡淡光晕流转,那不是普通的光晕,在那光晕之中,龙尘竟然感受到了仙灵之气。

    这种仙灵之气,东荒钟曾经跟龙尘提到过,讲诉过,从灵气到灵元是一个修行的过程,而灵元的尽头,就是仙元,想要修炼出仙元,就需要先凝聚仙灵之气。

    一旦仙灵之气贯穿全身,那么就是蜕凡成仙之人,也就是说,眼前这个人已经触摸到了成仙的壁障了吗?

    成仙,那已经是遥远的传说了,甚至已经算是神话般的存在了,而眼前这个中年男子,竟然修出了仙灵之气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一出现,好像整个世界都变了,充满了仙韵,奇异的波动,让人的毛孔缓缓张开,贪婪地吸收着那淡淡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参见玄主大人”

    所有长老全部恭声行礼,所有弟子全部跪倒在地,这不是特意要求,而是那中年男子身上,带着让人灵魂深处敬畏的东西。

    感觉如果不跪下行礼,就仿佛是对神明的一种亵渎,即使是花诗语、胡归山等人,也都情不自禁地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跪在那中年人的面前,非但没有任何的不适,反而觉得理所当然,让心灵更加踏实自在。

    所有弟子全部都跪倒在地,结果把一个人给一下子凸显出来了,因为只有龙尘没跪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中年人,龙尘能够感受到他的强大,也发自内心的敬畏,但是还没敬畏到,让他五体投地,跪地行礼的地步,结果他一下子变成了鹤立鸡群。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小子,如此不懂规矩,见到玄主大人,竟敢不跪”一个面容冷厉的老者,冷斥道。

    那人不是别人,正是与长老院几乎势如水火的执法殿殿主,见所有人都跪下,只有他一个人凝立人群当中,直接开口呵斥。

    执法殿殿主一声冷斥,一下子让所有人把目光都投向了龙尘,此时的龙尘太显眼了。

    玄主大人看了眼人群中的龙尘,龙尘陡然间心头狂震,当与玄主大人的目光触碰的一瞬间,龙尘感觉那一瞬间,自己差点迷失了,所有秘密一瞬间都要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无妨”

    玄主大人微微一笑,并没有因为龙尘没行大礼,而有任何的不快。

    没人注意到,当玄主大人的眼神接触龙尘眼神的一瞬间,他脖子后的汗毛一瞬间都竖起来了,眼神也有着一瞬间的波动,只不过所有人都没看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“长老院怎么选拔弟子的,连基本的规矩都不教么?对玄主大人不敬,这时候不应该有人出来道歉么?”执法殿主开口道,矛头已经指向了长老院。

    长老院与执法殿不合,众所周知,但是执法殿主在迎新大典上,当着玄主大人的面,更是在所有弟子之前,当众发难,确实有些过分了,一众院主级强者,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因为长老院和执法殿都是玄天道宗职责最庞大的部门,尤其是长老院,教术育人,乃是玄天道宗兴衰的根本。

    而执法殿,更是净化道宗风气,道宗健康发展的标尺,职责神圣。

    如今两大部门,当着所有人的面,掐起来,这让弟子们怎么想?

    这是让弟子质疑他们的权威么?如果弟子心中对长老院不心存感恩,对执法殿不心存敬畏,这不就乱套了么?

    让所有人奇怪的是,身为玄天道宗最高领导人的玄主大人,竟然一脸的和气,淡淡的看着,不置一词。

    “道歉是吧,那我来道歉好了”

    忽然一个声音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,只见龙尘越众而出道:

    “抱歉,玄主大人,并非弟子对您不敬,而是弟子骨骼清奇,膝盖长反了,故而跪不下去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该当掌嘴”执法殿主冷喝道。

    出奇的是,长老院的院主大人,一声不吭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,就那么看着,仿佛跟他没有一点关系一般。

    “该掌嘴的是你吧,尊敬的执法殿主大人,刚才你要治我不敬之罪?

    那我问你,玄主大人出现,是来主持迎新大典的,你忽然故意挑事儿,你这算是对玄主大人恭敬吗?

    玄主大人都已经说了‘无妨’两个字,就表示这件事就此揭过,继续进行大典,而你却再次发难,目标直接指长老院诸位长老,你这是对玄主大人尊敬么?

    当着玄主大人,和所有弟子的面,故意想挑起是非,故意羞辱长老院,破坏长老院的形象,这就是对玄主大人的恭敬么?

    你知不知道,你这种作法,已经严重降低了执法殿和长老院,在弟子们心中的光辉形象。

    若先律人,必先律己,你身为执法殿的最高掌权人,却为了打击同僚,不分轻重,为了一己私欲,动摇道宗根基,你这算是对玄主大人的恭敬么?”

    龙尘连续的质问,词锋犀利无匹,竟然让执法殿主无法反驳,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。

    只有长老院的院主大人,一脸的淡然之色,既没有得意,也没有嘲讽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    鼓掌声响起,院主大人竟然拍手笑道:“很好,很犀利的辞藻,很生动的演说,很久没有听到这种精彩的论证了”

    “玄主大人……”执法殿主脸色一变,急忙躬身道。

    “回去之后,闭关三天吧,连个孩子都辨不过,你需要在这方面下点功夫了”玄主大人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头一惊,玄主大人这是要关执法殿主三天禁闭啊,而且是当众宣布,丝毫没给执法殿主面子。

    “是,弟子知错了,回去后闭关反省。”执法殿主脸色一变,低着头应道,不过双目之中,浮现了一抹怒意。

    玄主大人没有看执法殿主,而是笑着对龙尘道:“小家伙,你还有事么?”

    龙尘犹豫了一下,不过最终还是摇摇头,回到了自己的位置,他有些搞不懂眼前这个恐怖强者的心思,决定还是看一下形式再说。

    “下面,迎新大典开始吧”玄主大人这才坐在椅子上,目光扫过众人,开口道。